微语录为网友倾心奉献励志美文,经典语录,美文欣赏,唯美句子。
当前位置: 美文微语录 经典美文
  • 龙应台:龙(龙应台龙眼与伞)

      龙应台:龙  与宇宙惊识的安安,不足两岁,却有着固执的个性,他很坚决地要知道这世界上所有东西的名字。四只脚、一身毛、会走动的东西叫“狗狗”,但是,同样四只脚、一身毛、会走动的东西,如果耳朵特别尖、鼻子特别尖,就叫“狐狸”。比较小,叫出来的声音是妙呜妙呜的,就叫做“猫咪”。  有时候,安安从妈妈那儿却得不到答案。他肥......

    2022-11-16
  • 龙应台:黑人(龙应台 人在欧洲)

      龙应台:黑人  有一天,在公车上站着一个美丽的黑人,安安兴奋地问:“妈妈,谁?”  妈妈说:“黑人,那是一个黑人。”一边回答,一边想着,一个从来不曾见过黑人的人,如果懂得“黑”字的意义,而且眼睛能够辨别颜色,有颜色的观念,他一旦听到“黑人”的词,应该马上可以体认到黑人的特色,为黑人下定义——肤色黑者为黑人。但是身边......

    2022-11-16
  • 龙应台:黄昏(龙应台《什么》里是什么)

      龙应台:黄昏  秋天的黄昏,叶子铺得满地,厚厚一层美丽的金黄。空荡荡的枝桠映着清冷的天空,彩霞的颜色从错综的枝桠缝里透过来。小河的清水流着凉凉的声音。  妈妈骑车载着华安往回家的路上,看见一道古旧斑驳的小木桥,横枕着悠悠的流水,心里有点凄凉,于是侧脸对华安说:“小桥——”  “小桥——”安安用脆脆的声音回答。  “......

    2022-11-16
  • 龙应台:魂归(寻找龙应台阅读答案)

      龙应台:魂归  这是他十六岁时离开的山沟沟里的家乡。“爱己”要他挑着两个箩筐到市场买菜,市场里刚好有人在招少年兵,他放下扁担就跟着走了。  今天带他回来,刚好是七十年后。  有两个人在门前挖井。一个人在地面上,接地面下那个人挖出来的泥土,泥土用一个辘轳拉上来,倾倒到一只竹畚箕里,两个满了,他就用扁担挑走。很重,他摇......

    2022-11-16
  • 龙应台:高玩

      龙应台:高玩  安安和弗瑞弟关在房间里,安静了很久。太久了,妈妈就觉得有点不对劲。敲敲门。  “等一下等一下。”里头窸窸窣窣显然一阵慌乱。  房门终于打开的时候,安安一只手还扯着裤带,弗瑞弟则根本把裤子给穿反了。  妈妈看着两个人尴尬的神色,好奇极了: 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  “没什么啦!”安安边系皮带,边说,“我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雨儿(龙应台的雨儿主要讲了什么)

      龙应台:雨儿  我每天打一通电话,不管在世界上哪个角落。电话接通,第一句话一定是,我是你的女儿。如果是越洋长途,讲完我就等,等那六个字穿越渺渺大气层进入她的耳朵,那需要一点时间。然后她说,雨儿?我只有一个雨儿。  对,那就是我。  喔,雨儿你在哪里?  我在香港。  你怎么都不来看我,你什么时候来看我?  我昨天才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门沿(龙应台图片)

      龙应台:门沿  2007年最末一个晚上,18岁的华飞去和朋友午夜狂欢。我坐在旅店的窗边,泰北冬季的天空洁净,尤其当城市的灯火因贫穷而黯淡,星星就大胆放肆了,一颗一颗堂堂出现。但是星星虽亮,却极度沉默,下面的街头人声鼎沸,乐鼓翻腾。刚从街上的人流里撤回,我知道,像河水般涌动的是情绪激越的观光客,但是暗巷里骑楼下,疲惫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野心

      龙应台:野心  若冰到欧洲来看老朋友,华安妈妈期待了好久。晚餐桌上,她对华爸爸描述这个明天就要来访的大学同学:  “她很漂亮,人永远冷冰冰的。大学时候,我很羡慕她那副孤高不群的样子,听着笑话不笑,见到人不嘻嘻哈哈,大家都觉得她很有深度,我学都学不来。”  华爸爸敷衍地说了声“哦”;他对台湾那种有“深度”的女生一向没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谜(龙应台原文)

      龙应台:谜  安安的妈妈是个中国台湾人,从安安出世那天起,就一直只用国语和孩子说话,句子中不夹任何外语。安安的爸爸是德国人,讲标准德语,所以安安与爸爸说德语。然而爸爸和妈妈彼此之间说的是英语,没有人教安安讲英语。  一家人住在瑞士,瑞士人讲方言德语,就好像讲国语的人听不懂闽南话一样,德国人往往听不懂瑞士方言。安安在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读《水浒》的小孩(水浒传儿童版在线听小鹿姐姐)

      龙应台:读《水浒》的小孩  讲完了一百回《西游记》之后,妈妈开始讲《水浒》。鲁智深那胖大和尚爱喝酒、爱吃狗肉,动不动就和人打群架,乐得安安哈哈大笑。  智深睡的时候,鼾声像打雷,半夜起来,就在那佛殿上大便小便——安安捏着自己的鼻子,说:“好臭。”可是咯咯笑个不停。  妈妈心中暗想:这书是不是要坏了我的生活教育?暂且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触电的小牛(龙应台什么)

      龙应台:触电的小牛  一个秋天的下午,阳光懒懒地照进窗来,浓浓的花生油似的黄色阳光。所以那么油黄,是因为窗外木兰树的叶子金黄了,落了一地,好像有人用黄色的毯子将草地盖了起来。  飞飞刚刚气呼呼地回来,不跟小白菜玩了,为什么?因为她哭了。她为什么哭?因为我踢她。你为什么踢她?她一直叫我做狗狗,她不肯做狗狗,然后我做可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蝴蝶结(龙应台蝴蝶结写的什么时间什么背景)

      龙应台:蝴蝶结  “阿婆,我要这一束!”  黑衫黑裤的老妇人把我要的二十几支桃红色的玫瑰从桶里取出,交给小孙儿,转身去找钱。  小孙儿大概只有五岁,清亮的眼睛,透红的脸颊,咧嘴笑着,露出几颗稀疏的牙齿。他很慎重、很欢喜地接过花束,抽出一根草绳绑花。花枝太多,他的手太小,草绳又长,小小的人儿又偏偏想打个蝴蝶结,手指绕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葛格和底笛(应台龙简介)

      龙应台:葛格和底笛  1  吃晚饭的时候到了,安安却不见踪影。  妈妈扯着喉咙呼叫了一阵子之后,开始寻找。游戏间灯还亮着,散着一地的玩具。沙发垫子全被卸了下来,东一块西一块地搭成一座城堡。安安在哪里?刚刚还在城堡底下钻来钻去。  三岁的弟弟(念做“底笛”)已经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两条腿晃着晃着。哥哥(念做“葛格”)吃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胡美丽这个女人

      龙应台:胡美丽这个女人  和你一样,我有八年的时间没见到胡美丽。和你一样,我也想问她:这八年你到哪里去了?  我们坐在她卧房的落地长窗前,下午两点的阳光挥洒进来,想想看,冬天的阳光!我们不约而同将脸庞抬起,向着阳光,眯起眼睛。  德国的冬天使人想自杀,她说,你知道吗?今年十二月,整整一个月,我们这里的人平均总共享受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给我一个中国娃娃(给我放个龙应台)

      龙应台:给我一个中国娃娃  走出法兰克福机场,迎面而来一对操美国英语的黑人夫妇,牵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。黑人的小孩特别可爱,眼前这个小把戏也不例外:皮肤黑漆发亮,眼睛很大,黑白分明的瞳孔中透着清纯的稚气。鬈曲油亮的辫子在头顶上一晃一晃的。  正要擦身而过,瞥见小女孩一手紧紧搂在前胸的洋娃娃;啊,是个黑娃娃!黑漆发亮的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终于嫁给了王子(龙应台写给儿子)

      龙应台:终于嫁给了王子  安安和弯腿的昂弟在抢一辆小卡车,昂弟抢赢了,把东西紧紧抱在怀里,死命抵抗敌人的攻击。  妈妈看见安安突然松了手,退后一步。她正要安抚他,却见这两岁小娃儿端起两只小手臂,做出猎人射击的姿势,对准昂弟,口里发出“碰碰”的枪声,然后满意地说:“死了!”  妈妈觉得惊心动魄,只有她知道安安“杀人”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神话·迷信·信仰(龙应台散文不相信)

      龙应台:神话·迷信·信仰  安安踏进了一座庙,他的眼睛一亮。  这是一个充满了声、光、色彩、味觉的世界。道士手中的铃“叮铃叮铃”地响着,嘴里喃喃地唱着说着,和一个渺杳的世界私语。身上的红袍耀眼似光,和神案前跳跃的烛火彼此呼应。  那香啊,绵绵幽幽地燃着,青色的烟在清脆的铃声里穿梭着缭绕着上升。屋梁垂下金彩华丽的大灯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番薯(龙应台番薯 在水里煮一煮 两处目的有何不同)

      龙应台:番薯  洋葱、花菜、胡萝卜、青椒……一篮一篮蔬菜水洗过的青翠。我拎起一个沾了土的番薯,心里一阵喜悦:十个月大的孩子今天将吃他生命中第一口番薯,世界上有这么多甜美的东西等着他一件一件去发现,真好——"你们怎么处理番薯的?"有人在背后问我。  是个五十几岁的妇人,带着谦和的微笑。不等我回答,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男子汉大大夫(龙应台 看见)

      龙应台:男子汉大大夫  安安陪母亲到妇产科医生那儿去做例行检查。  褪下裙裤,妈妈坐上诊台,两腿大大的叉开。医生戴上了手套,取出工具。  “妈妈,”安安在门边说,“我也要看。”  石医师看了妈妈一眼,问着:“你介意吗?”  妈妈想了一会,说:“不介意。安安,你可以进来,但是不可以碰仪器。”  安安站在医生身旁,仰头......

    2022-11-15
  • 龙应台:烧死一只大螃蟹(龙应台简介及作品)

      龙应台:烧死一只大螃蟹  来到雾气浮动的湖边,对岸的白桦树林浓雾覆盖,整个都不见了。隐隐约约中似乎有一个白点破雾而来,无声的,渐行渐近,向湖滨飘来。  从浓雾里冒出来的,原来是一只天鹅,一身雪白丰润的羽毛,上了岸来,用黑色的眼珠瞄了我们一眼;修长优美的脖子往后一伸,将粉红色的嘴巴塞进翅膀羽毛里,像盖了被子一样;这只......

    2022-11-15